誦念大乘妙法蓮華經雜感

九十七年八月之三

前言

以前的文章講過,站長首先接觸到的宗教是一個附佛法外道,該外道早晚勤行亦念誦「大乘妙法蓮華經」方便品第二(一部分)及如來壽量品第十六,因此站長最早接觸到的佛教經典就是──「大乘妙法蓮華經」(以下簡稱「法華經」)。

大概於民國七十五年,站長首次將該部法華經從頭到尾誦念一次,其後又整部誦念許多遍。誦念法華經後,才知道目前流行並由鳩摩羅什翻譯的法華經計有七卷二十八品,而很多人誦念的「觀世音菩薩普門品」位於第二十五,法華經的文字不若楞嚴經之艱深難懂,當然佛所證悟的境界不是僅靠文字就可以了解、悟入的,就如同該經所說的「難解難入」,尚須要實際的行持功夫,方有體悟可能。

就站長所了解,該經的主要目的是要讓小乘阿羅漢回小向大,因之在許多品有授記其等成佛之記載。雖然該經具備經典所需之十二部體裁,以及「敘分、正宗分、流通宗」別解文義三分,然各品之間除少部分外,大部分無法連貫,好像忽然跑出一品,如提婆達多品第十二、常不輕菩薩品第二十等,這些品跟其上下品似無任何關係,因之法華經應該是在不同時間講說的。且該經特別強調以各種例子加以譬喻、說明,如譬喻品第三、藥草喻品第五及化城喻品第七等。

另外雖然天台智者大師,將法華經分成本門與跡門兩部分,且著有「摩訶止觀」以實踐,但站長個人認為「方便品第二」應屬最為重要一品,該品說到佛以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,就是要「開示悟入眾生佛之知見。」又說「若人散亂心,入於塔廟中;一稱南無佛,皆已成佛道。」復說:「十方佛土中,唯有一乘法,無二亦無三;除佛方便說,但以假名字,引導於眾生,說佛智慧故;諸佛出於世,唯此一事實,餘二則非真;終不以小乘,濟度於眾生。」

上文說法華經特別強調譬喻,接著介紹法華經所提到的兩個譬喻──「三界火宅」(譬喻品第三)及「良醫救子」(如來壽量品第十六)。

三界火宅

在某個村落堙A有一位大長者,他年紀老邁,非常富有。他擁有許多田地、房屋及僮僕。這位長者的家很大,只有一個門。約有二百到五百人,住在這棟大房子堙C房子的廳堂老舊,牆壁隤落,柱根腐朽,屋樑傾危。

不久,房子突然著火了,長者的兒子們在這棟房子堙C長者看到房子著火了,很驚恐。他想到,我雖然可以從門安全逃出去,但是,兒子們在屋子媗w樂的嬉戲,他們沒有察覺也不知道房子著火了。他又想到,這個房子只有一個門,而這個門很狹小。兒子們年幼,不知房子失火,貪念嬉戲,可能會被火燒。我應當告訴他們,這個房子已經著火,要儘快從房子堨X來,不要被火燒死了。長者隨即告訴兒子們這件事。這位父親雖然好言相告,而兒子們看了父親一眼,還是繼續快樂的嬉戲,他們不相信不接受這個事實,也不知道火將對房子造成的災害。

此時,長者想到,這棟房子已被大火所燒,我和兒子們若不即時逃出,必為火燒。我要想方法,讓兒子們免為火害。這位父親知道,兒子們喜歡各種珍奇玩物,就告訴兒子們說:「稀有難得的好玩的珍奇玩物在房子外面,如果,你們不出去拿,以後會後悔。你們當儘速從房子堨X來,我答應給你們想要的珍奇玩物。」兒子們聽到父親說的話,大家儘速的走出了火宅。長者看到兒子們平安的離開了火宅﹐到屋外空地坐下﹐心堨倣R歡喜。此時,兒子們對父親說:「父親答應我們的珍奇玩物,請給我們。」長者不吝惜的送給每位兒子,一輛珍貴而稀有的大牛車。

佛陀就像這位大長者一樣,是一切世間眾生之父。他看到眾生生在三界朽故火宅堙A為生老、病死、憂悲、苦惱、愚痴和三毒之火所燒。因五欲財利受種種苦,又以貪著追求受眾苦,後受地獄、畜生、餓鬼之苦。或生在天上,或生在人間,貧窮困苦、愛別離苦、怨憎會苦,如是等種種諸苦。眾生沉沒在其中,歡喜游戲,不覺不知,不驚不怖,亦不生厭離心,不求解脫。眾生在此三界火宅,東西馳走,雖然遭大苦,而不以為患。佛見到這種情形,便想到:我是眾生之父,應當拔除眾生苦難,予以無邊佛智慧樂。

佛陀為了救渡娑婆眾生,以各種善巧方便,使一切眾生,離苦得樂,得大智慧。

良醫救子

有一位良醫,智慧通達,醫術高超,會治各種病,他有很多兒子。

有一天,這位良醫因醫務離家,遠赴他國。良醫離家後,他的兒子們誤飲毒藥,當藥性發作時,全身痛苦難當,躺在地上打滾。有的兒子們因中毒太深,而喪失心識;有的兒子們中毒不深,心識完好。這時,他們的父親回到家,兒子們看見父親回來,都很歡喜,跪拜問訊,歡迎父親平安歸來。兒子們對父親說:「我們愚痴,誤服毒藥,請父親救治我們。」父親看見兒子們因中毒而苦痛煩惱,就開了藥方,並買色香美味好的藥草,給兒子們服用。那些中毒不深的兒子們,看到這個良藥,就馬上服下,毒病都醫好了。其他中毒深的兒子們,看見他們的父親回來,雖然也歡喜問訊,請父親治病,可是卻不肯服用父親給他們的良藥,對這個好藥,卻說不是好藥,味道不好不好吃。父親想到:這些兒子們很可憐,因中毒太深,心識顛倒,雖然他們見到我很歡喜,向我求取解毒的良藥,而不肯服用;我應當想個好方法,讓他們服用這個藥。他隨即說道:「你們應當知道,我今已衰老,是到要死的時候。這些良藥留在這堙A你們可以拿來服用。」父親說完後,又轉身到他國去了。

這位良醫抵達目的地後,遣使者回來告訴兒子們:你們的父親已死在國外。這時,兒子們聽到父親去世的消息,心堳D常悲傷憂惱。他們想到:如果父親還健在,見到我們有病,會慈愍的救護。今天,他老人家捨棄我們死在他國,我們成了孤兒,沒有父親的依恃。兒子們心堭`常悲傷的懷念感恩父親,心識漸漸醒悟,才知道父親給的藥,是色香美味的良藥。他們馬上將藥拿來服用,毒病因此都痊癒了。他們的父親,得悉兒子們已經痊癒,便回到家來見他們。

佛陀就像這位良醫一樣,歷經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衹劫,說法教化無數億眾生,令入於佛道。佛為了度眾生,方便現涅槃。如果,佛久住於世,薄德之人,不種善根,貧窮下賤,貪著五慾,陷在憶想妄見的網中。如果,眾生見如來常在不滅,便生起憍妄,而心懷厭怠,不能生起難遭難遇之想,以及恭敬之心。因此,佛以方便,雖不滅度而示現滅渡。

眾生見佛滅渡,廣供養佛的舍利,皆感懷戀慕佛,而生起渴仰的心。眾生即然信伏,便種各種善根,得入無上道,速成就佛身。接著就妙法蓮華經的「妙」字,做個初步的解釋。

妙字試解

現在舉出一個例子來形容妙法,這形容本來不大恰當,可是以這形容或者令我們明白一小部分的妙法。在以前有一個官,這個官信佛,他會背誦法華經,而法華經有兩冊,他對上冊一目了然,能讀能誦,明白經中的道理。但下冊他就格格不入,沒法子懂,也沒法子誦念。他覺得這件事真妙,對上冊他讀一次就記住了,但下冊讀了幾千萬次也無法記住,這是什麼原因呢?於是,他便到附近一個寺院,這個寺院埵酗@位開悟的和尚。這個官到這寺婼苳銴V和尚為他開示,方丈和尚就歡迎他、招待他。他對方丈和尚說:「我很信佛,我對法華經很有興趣。但不知為什麼,上冊我讀一遍就能永遠記住,但下冊無論怎樣讀也記不住。這究竟是什麼道理?我不明白,所以來請和尚開示。」那個方丈和尚是個開悟得到五眼六通的人。五眼就是:(一)肉眼、(二)天眼、(三)慧眼、(四)法眼、(五)佛眼。開了五眼者,能觀察過去世,一切事。和尚聽他這樣問,就對他說:「我告訴你可以的,不過你不要生瞋恨心。因為我所說都是真的,並不是罵你。」這個官說:「這當然,您告訴我前因後果的事情,我當然不會瞋恨。」和尚告訴他:「你前生是在寺堹悒郕埵a的一條牛,幫廟上做工,所以有很大的功勞。而廟上每年到了六月,照例把經典搬到外面去曬,因為曬過之後這些經典就不會生蟲。在曬經時你曾走到曬經的地方用鼻孔嗅過這部法華經,但只是嗅到上半部,下半部沒有嗅到。因為你對寺廟有功,所以今生你做官(你不要以為做官的都是人,其實馬、牛、羊、雞、犬、豕,什麼都有的)。因為你只用鼻子嗅到上半部的法華經,所以你對上半部特別熟悉,對下半部則格格不入,就是由於這種因果。希望你以後更加精進擁護佛法和道場。」因為他前生只用鼻子嗅過上半部法華經,就永遠也能記得,那是什麼道理呢?這就是妙法之一。

所謂妙法,放在佛的份上,它沒增一點。在眾生份上,也沒減一點。在諸佛的份上,它也不淨;在眾生份上,也不垢。在諸佛份上不生,在眾生份上也不減。這不生、不滅、不垢、不淨、不增、不減就是妙法的本體。我們人人本具,個個無缺;可是卻沒有人知道,這叫理即佛。所謂理就是佛,有具足佛性的理,而不是說現在就是佛;只是具有佛的道理。所以說人人是佛,僅是指理即佛而言。

每人來聽經要明白經的道理,明白諸佛所說的道理。須知明白心就是佛;佛也就是心。佛所說的法是因為眾生有心,若眾生沒有心,佛也不用說法。你知道心即佛而只有佛的名字,這叫名字即佛。

單知道心即佛,佛即心;可是不用功修行,你雖然知道理即佛,名字即佛,又有何用?那佛性就好像在金礦堛漯驉A把礦堛漯魖出來就是修行。取出來後還要鍛鍊,用火燒冶,經過鍛鍊後才是真金。不錯,人人是佛,礦堛漯鰿O理即佛;從礦堥出來的金是名字即佛;又加上一番修行鍛鍊,用火把金鍊出來就叫觀行即佛。

修行用功,參禪打坐、念佛、誦經,無論用任何功都要專一。專一修行到內無六根,外無六塵的程度。內也沒有六根的境界,外面六塵也空了;內無身心,外無世界,永脫根塵。這時候,既無人相,更無我相,無眾生相也無壽者相。沒有過去心、現在心,也沒有未來心,三心了不可得,且四相也空了。這時候就得到一點妙法的滋味。但是還沒有確實、真正的知道這個滋味,這時候就叫相似即佛。

龐居士認為開悟是很難的,但他開悟的太太卻認為不難。她說:「易、易、易!百草頭上祖師意。」所有一切草木都是佛的心印法門,祖師西來的妙意處處在百草頭上。「翠竹黃花,無非般若。」一切青竹黃花都是般若智慧的說法表現。蘇東坡曾經說過:「溪聲盡是廣長舌,山色無非清淨身。」溪流的聲音就如彌陀經上說的十方諸佛出廣長舌相,而山嶺的顏色無非是清淨法身。你說那個不是妙法?一草一木妙法本然。這究竟有什麼難的呢?因為龐居土一家都是開悟的人,而他開悟的女兒龐靈昭也說:「也不難,也不易!飢來吃飯睏來眠。」這就表示妙法是在日用平常之中。吃飯、穿衣、睡覺•••都是妙法,就看我們的領悟了。修道的人終日吃飯謂未吃一粒米,終日穿衣謂未穿一縷紗。這並非打妄語,而是心不在焉;於是視而不見,聽而不聞,食而不知其味。這是到了無心的境界上。這時候雖然睡覺但和醒時一樣,因為並不糊塗,不像常人作夢,老打妄想。

在中國有位玉琳國師,他很聰明。他師父要他和他師兄在一天一夜塈滫k華經背熟,誰若能背誦就把法傳給誰。他這位師兄一天到晚睡覺,玉琳國師以為他自己一定能比他師兄先背熟這部經。誰知道他去見師父時他師父告訴他說,他師兄昨晚已經能背了。為什麼他師兄能這樣快背出來呢?因為他的境界已到了睡而非睡,可能是人了定。會用功的人,無論行、住、坐、臥都一樣可以入定。不會用功的人會嫌這兒吵,那兒不清淨,其實假若你心堬M淨到處都是清淨之地,到處都是道場。

妙法,說起來是無窮無盡的。按釋迦牟尼佛的本門埵酗Q種妙,跡門也有十種妙。本就是佛即妙覺;跡是垂跡,顯示種種的痕跡。因妙太廣太多了,所以天台智者大師曾九十天談妙。妙是不可以心思,不可以言議。以下列出一些公案,來證明妙法的妙處。

妙法公案

從前,有一個和尚,他每天誦念一部法華經,從經上他得知書寫這部經的功德是不可思量的。於是他就恭恭敬敬,一筆不苟的寫完全部法華經。當他寫完這部經時正是冬天,就在他把筆放到水堛w洗的時候,水堜艙M冒出一朵冰蓮花,這朵冰蓮花越長越高,越長越大。於是他就給自己取了一個名字叫冰蓮和尚,這件事情當時很多人看見。

還有一則公案也是證明妙法蓮華經的妙。從前有一個和尚,他很有地位,在朝廷堸悇F。每次他從寺廟到皇宮去都不坐轎,他騎馬。每當他坐在馬上他就背誦法華經第一卷,到達皇宮時剛好把第一卷背誦完。天天如此,有一天他的馬忽然死了;而他寺廟對面的一位居士家堨秅U一個男孩。嬰兒出生前,他的母親曾夢見對面那位和尚所騎的那匹馬撞到她懷堨h,不久嬰兒就出世了。她覺得奇怪就叫人到廟堨h詢問,才知那匹馬剛死去了。她知道這個男嬰便是那匹馬來投生的,於是就將這男孩送到廟堙C可是男孩很愚癡,無論教他認字或寫字他都不會,所以一個字也不認識。但是,有一個和尚教他念法華經時,他卻很快的把第一卷記住,往後他就記不住了。什麼原因呢?因為他做馬的時候,和尚每天在牠背上背誦第一卷,所以他能記住。牠因為聽到法華經而得以投生做人,可想而知這部法華經的功德是多麼的不可思議了。

在晉朝時代,雲南有一位叫陳東院的居士,他深信觀世音菩薩。他曾到南海普陀山去朝拜觀世音菩薩道場。在他朝拜完畢,見到一位和尚在念法華經。便請這位和尚替他念經超度亡母,使她離苦得樂,早登天界。在功德圓滿時,他家堛漱@隻力氣很大的牛,忽然間死去了。當晚這隻牛托夢給他,告訴他說:「我是你的母親,因為口業太重,罪孽太深,所以投生做牛。現在你請法師念經超度我,使我能離開牛身,但還未能離開地獄之苦,你再請法師為我念經超度吧!」陳東院得了這個夢之後,便再到普陀山去見那位和尚,請再次超度他的母親。這位和尚念經時固然很誠心,可是酒癮未斷,偶爾會喝一兩杯酒。當他知道陳東院母親的情形後,就很誠心的跪在佛前念法華經,在念到第四卷的時候,他的口很渴,想喝茶,茶壺堥S有茶;但見平時喝酒的酒杯媮晹陸s,便把那酒喝完了又繼續把整部法華經念完。

陳東院又作了一個夢,夢見他的牛媽媽對他說:「我本來可以離開地獄的。當法師念第一到第四卷法華經的時候,地獄媢M滿金光,且有金蓮花生出來,正當我要投生時,忽然間有一股酒氣充滿整個地獄,第五到第七共三卷的法華經就沒有那麼大的功效了。你再請這位法師為我重念吧!」陳居士又把情形告訴這位法師。過去這位法師以為喝一兩杯酒沒有什麼關係,而經過這件事之後,他便堅守酒戒了。由這些事看來,法華經的妙處真是不可思議。

學佛的人須知法華經有多種妙處,如做畜生的聽經聞法就可投生做人,在地獄堥苦的聽經聞法就可以生到天上。因為有這種的意義,所以有些人就去念誦經典,並依照經典上的方法去修行。不過修行時千萬不能自滿,不要以為念經就有功德。你若生出自滿的心,不但沒有功德甚至可說是白費的。僅僅種下一點善根,修道的人切記不要自大,不要貢高我慢,處處須要謙恭和藹。

六祖壇經堙A有一段說:有一個和尚名叫法達,他誦念法華經已經念了三千多部,因此他就生了一種貢高心。當他到曹溪南華寺去見六祖惠能大師時,本來一切僧人,見著住持、方丈和尚都應該搭衣持具,恭恭敬敬的叩頭頂禮。就因為法達心堨穸X一種障礙,以為誦了三千多卷法華經功德一定不少,於是當他見到六祖大師的時候只彎一彎腰,連頭也沒有叩到地上。

六祖大師便問他:「你現在心埵酗@個什麼東西?你平時修習什麼?」法達很坦白的說:「我念法華經三千多部了。」六祖大師說:「我不管你誦經多少部,但須明白經意。」又說:「禮本折慢幢,頭奚不至地?有我罪即生,忘功福無比。」正是:「心迷法華轉,心悟轉法華。誦經久不解,與義作仇家。」意思是說,你心迷的時候就被法華所轉,你心堜白的時候就能轉法華,轉法華才是妙法。被法華轉是妙而不妙,轉法華才是不妙而妙。你念法華經三千多部,但不明白經中意思,你和這部經的意義像生了一種冤仇似的。本來這部經和你是一體;但是你以為誦了三千多部經,便有功德,有了一種障礙,所以變成兩個。你只因為沒有明白經中的道理,故未能把貢高我慢加以除去。

由這一個故事知道,有什麼功德都不要生驕傲和自滿心。切記學佛法的人一定要謙恭和藹,對任何人都不要驕傲,這是很重要的。妙法蓮華經是本經的經題,妙法是非常寬廣,無法說得盡的。

結語

這一部法華經可以說是一部非常非常重要的經典,所謂「成佛的法華,開慧的楞嚴。」因為這兩部經既能開智慧,又能成佛,還有什麼比這兩部更重要的,站長希望每一個網友都能把這兩部經研究明白,並依等所說行持、實踐,具足「信解行證」,保證可以獲得不可思議利益。

回向

願以功德殊勝力,迴向十方諸眾生;福慧雙修齊頭盡,災難疾苦悉消除;情盡業空心無住,生死解脫本自在;茲因法緣徹大千,盡此同登一乘國。

印光大師文鈔精華(213)

佛光者,十法界凡聖生佛,即心本具之智體也。此體靈明洞徹,湛寂常恆。不生不滅,無始無終。豎窮三際,而三際由之坐斷。橫徧十方,而十方以之消融。謂之為空,則萬德圓彰。謂之為有,則一塵不立。即一切法,離一切相。在凡不減,在聖不增。雖則五眼莫能視,四辯莫能宣,而復法法承他力,處處得逢渠。但由眾生從未悟故,不但不得受用,反承此不思議力,起惑造業,由業感苦。致令生死輪迴,了無已時。以常住之真心,受生滅之幻報。

(待續)

優婆塞戒弟子      陳慧澤

佛曆二五五二年八月卅一日